博雅德州

新华网 正文
权威访谈|对话“天问一号”探测器副总指挥兼轨道器总指挥张玉花:扎实走好每一步 力争实现火星绕落巡目标
2020-10-10 21:56:32 来源: 新华社
关注新华网
微博
Qzone
评论

  10月9日,在我国首次火星探测任务飞行控制团队努力下,“天问一号”探测器主发动机工作480余秒,顺利完成深空机动。究竟什么是深空机动?对我国首次火星探测任务而言,此次“天问一号”的深空机动具有怎样的重大意义?在未来一段时间,“天问一号”还要经历哪些考验?带着这些问题,新华社记者专访了我国首次火星探测任务“天问一号”探测器副总指挥兼轨道器总指挥张玉花,来听听她的权威解读。

  记者 张扬:深空机动是一个什么样的操作?有怎样的意义?

博雅德州  张玉花:深空机动对“天问一号”奔火是非常重要的。只有深空机动以后,“天问一号”才进入跟火星交汇的这个轨道。轨道修正的意思就是我在这条公路上跑,但是我跑偏了一点,我扳了一下方向盘,我就走正了,然后继续往前跑;而深空机动好比是我要大打方向盘,我要下这条高速公路转向另一条高速公路,而那条高速公路才是能够到达火星的路,它在速度增量、在轨道倾角的变化上都不是此前两次轨道修正可以比拟的。

  记者 张扬:深空机动的难点在哪里?

博雅德州  张玉花:未来跟火星的交汇点大概会在明年2月份的时候。那个点的测控条件、阳光条件等客观条件都会制约着现在的深空机动。现在的难度主要有两个:一是选择的时机,二就是控制的精度。因为“天问一号”目前差不多才飞了1/3,但是深空机动是给未来剩下的轨道修正一个主要的方向,要靠这一次确定下来,所以它的点火的时机和控制的精度非常重要。

博雅德州  记者 张扬:是否可以理解为“天问一号”在完成此次深空机动之后就真正向着火星飞去?

  张玉花:可以这么理解,它沿着这条轨道就能够到达火星了。

博雅德州  记者 张扬:在明年‘天问一号’到达火星前,除了本次深空机动之外,还有哪些比较关键的节点?

博雅德州  张玉花:深空机动顺利完成以后,大的方向就应该确定了,我们现在还预设了第三次和第四次轨道修正,那个时候就跟前面一样,这条道路选好了以后,在这路上走的正不正,是不是跟预想的一样,如果有些偏差的话微调一下就行了,这个当然也很重要,但远不及深空机动的重要性和风险性。

博雅德州  记者 张扬:在完成深空机动后,‘天问一号’在未来几个月飞往火星途中,还要经历哪些考验呢?

博雅德州  张玉花:一是如果到了最远的时候,一个信号发出去,到它收到需要22分钟,它有什么反应信号回来还要22分钟,所以根本不可能靠地面遥控来实现,所以好多控制对它的自主要求非常高。二是由于那么远,它发回来的信号是非常微弱的,我们发过去的信号它收到也是非常微弱的,对地面的测控站和天上测控的接收机要求也非常高。三是我们离开地球的时候,太阳的强度每平方米大概有1300瓦,而火星在地球的外圈,离太阳比较远,最远的时候它可能连500瓦都不到,电源的设计和热控的设计都要满足两个状态。这对我们产品的可靠性、对我们人员的飞控要求以及投入的工作量要求都非常多。

  记者 张扬:据了解,此前有多个国家尝试进行火星探测,但成功率不到50%,这说明探火是一件非常难的事情。在某种意义上说,每推进一步都是一次胜利。是这样吗?

  张玉花:各国进行了几十次的火星探测,而成功的可能确实只有不到50%,而真正完全成功的国家可能只有美国。我们现在也只是在奔火的过程当中,而且同时奔火的除了我们还有一个阿联酋的和美国的探测器——阿联酋就是去绕,我们是要绕、落、巡,美国主要是落,各自侧重点不同。现在我们要做的是扎实做好自己手头的每一项工作、全力推进每一步进展。

博雅德州  航天是代表人类不断向外探索的领域,代表了一种探索精神、创新精神,也代表了一种英雄情结。再有六十年、一百年,我们人类会走得更远。这一点我是坚信不疑的!

 

  出品人:孙志平

  监制:幸培瑜

博雅德州  记者:张扬、杨志刚、胡喆、郭良川、周旋

  编辑:陈晓宇

  海报:马原驰

  新华社音视频部制作

图集
+1
【纠错】 责任编辑: 王艺璇